敢加价卖的日系车, 表面厚道, 看不见

  我家是农村的,又是山区,周围几个村子的人很稀少,所以我们自己村里没有学校,读书得去离家三四里地的大队部。每天上学得翻一个山坡才能到学校。

 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我上学的第一天,我带着我弟弟去学校报名时,我的启蒙老师问的那句话,当时报名的人很多,都是跟我弟弟年龄一般大小的人,有些比我弟弟年龄还小,等我弟弟报好名,就轮到我了,当我站到老师跟前的时候,老师上下打量了一下我问;“你几岁了”?我说我九岁了。

  我的启蒙老师一脸惊讶的问;“你怎么这么大年龄才来读书”?我当时被问得特别尴尬,不知道怎么回答,只好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来笑笑。

  说到读书那几年也是一肚子的委屈,我弟弟从小长得非常可爱,我父亲对他特别的宠爱,有什么好吃的都给他吃,有什么好穿的都给他穿,有什么好用的都给他用。

  我从小到大甚至到了待嫁的年纪了,穿的衣服还都是我姐姐穿过不要的衣服,可我弟弟从来没有穿过我几个哥哥的衣服。就连读书背的书包都是新的,可我的不仅是旧的,而且还破了几个洞的。

  我记得在小学三级之前写字都是用铅笔,我们那个时候读书不像现在的小孩这么好的条件,读书就读书,不仅不要干什么活,每天上学还有专人接送。

  我们那个时候,因为家里养了猪和牛,每天去上学之前,父母一再叮嘱,下午放学了不许在路上磨蹭,要赶紧回家去放牛和扯猪草。所以,我每天放学之后都得急匆匆的往家赶,晚上又得坐在灶跟前给我母亲添柴火煮猪食,经常熬到夜里一两点钟,根本没有时间去做老师每天布置的家庭作业。

  因为书包有破了几个洞,铅笔放在书包里,走路的时候走得太急,铅笔就什么时候从破洞里掉出去了都不知道,每次铅笔掉了,跟我父母说让他们给我买新的时候,我父亲就会的骂我;“你这个败家子,没用的东西,自己的东西都看不好,哪有那么多钱给你买新的。”

  最后就是买回来了,也是把新的给我弟弟用,我用我弟弟写剩下的那一截。我们那时候上学每个学期的学费是两块五毛钱,因为我弟弟的学习成绩很好,所以每一个新学期开学的时候我父母每次都只给我弟弟钱,把钱给他的时候跟他说;“这是你跟你姐姐这个学期领新书的钱,交给老师的时候对老师说要发两个人的书。”结果我弟弟把钱交给老师后,老师就发他一个人的书,我每天上学只能在课堂上干坐着。

  尽管是这样,我小学三级之前的成绩也不算很差,全班有四五十名学生,我每学期的期末考试成绩都保持在全班的前十名。到了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因为我们那个学校没有老师教,所以要转入离家更远的学校去,每天要走七八里路才能到学校。

  进入四年级以后,写字就得用钢笔了,用钢笔,就得要有墨水,那个时候,我父母就买一瓶墨水给了我弟弟,说两人共用,两人用的钢笔,我弟弟的是新的,我的是哥哥用过已经坏掉不能用的,每打一次墨水,写不到几个字,墨水漏光了。这样来回打几次后我弟弟就凶我;“你刚刚打一管子墨水这么快就用光了,照你这么用的话,这一瓶墨水能给你打几次”?就这样,他把墨水自己霸着不给我用。我没有办法,老师讲的课程我也没法记下,很多时候都是厚着脸皮跟同桌的同学讨墨水用。

  就这样我从四年一学期开始,成绩急速下降,从原来的前十名到后来的倒数第十名。我父亲见我学习成绩不好了,四年二期期末考试后就不再让我读了。就这样我还只有十二岁就辍学在家给父母干农活。

评论 0

  • 额~,木有评论!

猜你喜欢